当前页面: 采金网 > 采金网 >

采金网

繁星 解语花
更新时间:2018-10-30

这女孩的长沙话说得很地道,但我觉得她不是本地女孩。我想,她应该是一个来自周边县城的女孩,没读过大学,或者读了一个不驰名的大学。她的悟性让她迅速适应了这座城市,她的谈吐,打扮,气质,都已经毫无破绽地“城市化”了。然而,适应和天然地融入是有差异的。她切实是有破绽的,就是她那份胆大妄为的周密,这是一种“异乡人”本能的戒心跟防备。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她生于斯善于斯的城市,是不必这样警戒和周到的。

常去的那家花店,门脸做得很有情致。一侧是原木色的矮栅栏,挂着一个鸟笼,笼里养着两只鹦鹉;一侧做成了一面绿色的墙,攀缘着各种蓊蓊郁郁的动物。门口摆满盆栽,种的虽无非是绿萝月季绣球茉莉之类的寻常花卉,但始终开得活气勃勃。

这种相惜之情,我在海子那首著名的诗里读到过,“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贺,愿你有一个残酷的前程,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,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……”写得更好的,是土耳其诗人塔朗吉的诗句:“去什么地方呢?这么晚了,美丽的火车,孤独的火车?……为什么我不该挥着手巾呢?乘客多少都跟我有亲。去吧,但愿你一路保险。桥都坚固,隧道都光明。”

这女孩激动我的,正是她的马脚。当这女孩是解语花时,我在必定的距离外欣赏她的美妙。然而,当她露出她的破绽,我感到亲切、温暖、留恋,同时又有一点恻然的恻隐。我想,这是因为我对她产生了一种同为“生命”的相惜之情。

作者:黄菲 来源:扬子晚报

常常在店里号召的,是个机动又利索的女孩。大略二十四五岁吧,面目清秀圆润,长着一双会传情的眼睛。在四目相视的第一刹那,她的眼睛里即时漾满了笑意,而后便轻盈地走了过来:想要买点什么花呢?她的语气是亲昵的,亲昵里又有着足以让你感到到的客气。假如带孩子去,她会逗逗孩子。如果带狗去,她会带着年青女孩特有的活泼和爱娇逗逗狗。

我喜好看她在花丛中笑意盈盈轻言细语的样子,那么赏心悦目。有一个词语,用来形容她这样的女孩十分贴切:解语花。对,她就是那种解语花式的女孩。她巧笑嫣然,知情识趣,体贴周到,温软可人,令你感到不能拂逆她的情义,否则就是大煞风景。我爱好起早贪黑地在花店转悠。然而,除非判断要买花,我不会轻易进她的店——我不能白白得她那么多“好”,对吗?

这是个能干的女孩。她帮我挑花,殷殷嘱咐我,每天换水时将花枝的底部剪去,一定要斜着剪,这样创口大,有利于接受;百合的花粉要及时摘掉,才不会沾染在花瓣上;长命花一个月浇一次水就够了……她教我认花的名字,我于是得以知道玫瑰并不是只分为红玫瑰跟白玫瑰,那种浓艳娇俏的粉红玫瑰,叫做苏醒,颜色更油腻的粉红玫瑰,叫做戴安娜,那种奶白色的玫瑰,花心有一点点淡绿的,叫做芬德拉,更白一点的那种呢,叫做雪山……

标签 解语花 女孩 花店 漏洞 玫瑰